銀行一直被視為是高帥富的“金飯碗”,但隨著中國銀行業告別黃金髮展期,利潤增速放緩、不良貸款增加等問題逐漸暴露,銀行的“金飯碗”也不怎麼好端了。
  新京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在浙江、上海等不良貸款嚴重的地區,銀行員工績效獎金普遍下降,個別業務員月度獎金從最高的2萬元下降到幾千塊錢。現在日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清收不良,在某股份制銀行浙江分行里“人人頭上有案子,個個身上背清收指標”。
  行業轉型期下,銀行人才也出現了多元的選擇。比如,互聯網金融和民營銀行成為不少傳統金融機構人才的主要去處,新一輪銀行人員大流動已經來了。
  本報採寫/新京報記者 蘇曼麗
  月度獎金從兩萬降到幾千塊錢
  股份制銀行在部分地區的分行員工收入下降趨勢明顯,北京地區受影響較小。
  國有銀行浙江分行的王林(化名)表示,去年開始,銀行員工薪酬已有明顯下降。這兩年,銀行不良貸款多,利潤減少,員工收入自然也就少了,他今年的收入與去年同期相比大概降了10%。
  這還算好的,下降最明顯的是股份制商業銀行。據瞭解,民生銀行、興業銀行、平安銀行等幾家股份制銀行在部分地區的分行員工收入下降趨勢明顯。
  一家股份制銀行中部地區分行人士李美(化名)表示,她現在的收入比以前少了20%,而該行一個業務員,去年某月度獎金曾經達到2萬元,今年直接就降到幾千塊錢。最近李美聽到同行說,浙江地區一分行部門經理,獎金下降了將近一半。
  “不過,民生銀行、興業銀行的薪酬水平在行業內屬於高水平,即使收入有所下降,還是會比大部分銀行收入要高。”王林稱。
  北京地區受影響較小。一位北京地區國有銀行人士表示,可能股份制銀行會受影響大一點,我們國有銀行和以前差不多,整體目前都比較穩定,不知道限薪令下來後會不會受影響。
  一總部在北京的股份制銀行人士也表示,目前收入和福利並沒有減少,考核標準也沒有變化,但受八項規定影響,購物卡、消費卡等隱形福利今年都沒有了。
  部分金融機構人人背清收指標
  “薪酬下降不是因為限薪,而是這個行業不好了。”李美分析,銀行的不良貸款攀升、利潤下降,是導致降薪的主要原因。
  中國銀行業告別了快速發展的黃金十年。2014年上半年,16家上市銀行實現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6849.24億元,同比增長10.62%,增速較去年同期下降2.9%。
  同時,不良貸款大幅反彈。截至6月末,16家上市銀行不良貸款餘額達5580億元,新增不良貸款772億元。除寧波銀行不良率持平以外,其餘銀行的不良貸款和不良率均出現雙雙上升的態勢。其中,浙江、佛山兩地最為明顯。
  截至2014年7月末,佛山銀行業金融機構的不良貸款餘額約192.14億元,比年初增加了131.6億元,增幅高達217%。僅7個月時間,當地銀行業不良貸款率就從年初的0.85%升至2.6%。截至7月末,至少已有8家銀行在佛山地區的不良率超過5%,而某國有大行順德分行的不良貸款率已高達17%。
  截至7月末,浙江省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率為2.10%,環比上升0.14個百分點,較年初上升0.26個百分點。
  據李美介紹,銀行的薪酬一般由基本工資和績效獎金構成,根據具體的工種兩者比例會有不同,比如後臺支持部門基本工資占比較大,而一線營銷、市場人員一般是5:5的比例,也就是收入的一半是靠業績說話。
  一般KPI(關鍵績效指標)主要包括日均存款、利潤、貸款收益率、不良率幾個核心指標。而這幾個核心指標的權重會根據情況有所調整。比如不良貸款處置壓力大,考核權重就大些;如果利潤壓力大,利潤指標的考核權重就大些。
  “當然,不同銀行考核要求不同,甚至同一銀行系統內,各一級分行與二級分行也有不同。”李美說。去年業績好,不良少,自然收入就高。今年利潤不高,有的分支行甚至負增長,再來個不良貸款,自然收入就減少了。
  總行根據當地的經濟總量、該行在當地的業務量來設定一個繫數,以該繫數來制定該分行的薪酬總盤子。如果該省分行業績不行,那麼自然所分到的蛋糕就少,這會影響整個分行的薪酬水平,可能就會出現全行“降薪”的情況。
  李美說,“前兩天見到浙江省分行的領導,那邊的情況真是挺慘,現在支行裡人人頭上有案子,個個身上背清收指標。”在正常時期,一個信貸員手上放十幾億的貸款很常見,現在出現獃壞賬清收起來非常費勁。
  目前,銀行大部分的壓力都放在了清收逾期貸款和不良貸款上,並且直接掛鉤了員工薪水。
  民營銀行、互聯網金融高薪挖角
  互聯網金融企業和民營銀行成為不少傳統金融機構人才的去處,薪酬是吸引他們的原因之一。
  上有限薪令,下有行業周期性調整,李美最近也在考慮自己的去留問題。“在總行的稍微好一些,比較穩定,但在一線做業務就會受到很大影響。”
  記者發現,隨著民營銀行獲批籌建,一輪民營銀行挖角熱悄然興起。比如騰訊旗下的微眾銀行已經招募到曾任招行、平安銀行信用卡中心總經理的梁瑤蘭,原平安銀行風險官王世俊,原平安科技總經理馬智濤,以及興業銀行同業部總經理鄭新林,而這幾家銀行在傳統金融機構里待遇較高。銀行人士分析,微眾銀行挖角肯定薪酬成本不菲。
  炒得沸沸揚揚的金融業高管降薪之時,就有業內人士表示,未來民營銀行大量設立之後最缺的就是人才。“靠自己培養人才不現實,只能砸錢從國有行甚至股份制銀行挖角,國有大行出60萬元,民營銀行可能出300萬元,股份制銀行可能出200萬元。”一位銀行業內人士直言。事實上,民營銀行的老闆作風都比較激進,薪酬的多少可以直接拍板,也不受其他制度限制。
  李美也有這樣的機會。阿裡金融這樣的互聯網企業就向她拋出了橄欖枝,薪酬會比現在高出10%左右。李美覺得,除了薪酬,擁有一個新的平臺也成為不少銀行高管加盟民營銀行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此外,互聯網金融浪潮下,不少金融人士下海創業。比如P2P平臺安宜投、向上360、和信貸等創始人都來自傳統金融機構。
  李美說,經濟增速正在逐漸下降,銀行要重回20%以上的高速增長期幾乎不可能,再加上銀行業的市場化改革,銀行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但從傳統金融機構到互聯網金融機構,會遭遇到強烈的文化衝擊,傳統金融機構畢竟還是穩定不少,李美還在糾結中。
  ■ 相關
  同級不同崗 收入差幾倍
  銀行的薪酬體系非常複雜,跟級別、崗位、績效等多方面因素有關,同一級別因為不同崗位差距也很大。
  去年剛從一股份制銀行北京分行支持部門跳到一線網點的林海(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該銀行的基層員工基本工資相差不大,都是四五千元的水平。過大節的時候,單位會發一兩千元的購物卡。不過,級別不一樣會有一定差距,中層基本工資在萬元左右。
  而這些年各家銀行資源都在向一線傾斜,一個支行行長與分行機關部門總經理本來是一個級別,但收入可能差了好幾倍。比如,他之前所在的後臺支持部門,季度獎金髮的是全行的平均水平,一般也就兩萬,年終獎四五萬。但在一線就是以業績說話,拉存款、辦銀行卡、賣理財、賣保險、賣基金,都有業績提成,好年頭的時候獎金幾十萬不在話下,但現在年頭不好,收入就大打折扣。
  “如果你有資源,長年累月有四五個億存款趴在你的賬戶上,那你就是躺著賺錢,日子很好過。”林海說,他們銀行一支行行長去年超額完成任務,年終獎直接買了一輛路虎。
  在銀行的一線,支行行長、經理年薪百萬的並不稀罕。有個跟她一起入行的姑娘,一直在一線乾櫃員,現在年收入依然是十幾萬。  (原標題:滬浙地區銀行員工獎金普降)
創作者介紹

漏水

gd21gdvjx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